偶尔写文

关于

[出欧]喜欢上了自己的老师,怎么办

  入我英坑居然爱上了这一对,好绝望啊!但是好喜欢……自割腿肉了……

      一发完。希望喜欢


    *****


  好像真的喜欢上了自己的老师,怎么办?
  
  花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反复斟酌字句,删除,重新编写,再删除……磨磨蹭蹭又纠结了半个小时后,用深呼吸了好几次还是控制不住颤抖的手指,按下了发送。
  小小的邮件标志敬职敬业地闪动了。
  SEND TO——所有联系人。
  
  咦?
  咦咦咦?
 ...

[昙楚]be三十题的he版本

 虽然是三十题然而这里只写了七个【。】

主昙楚,有一丢丢夸楚,雷者慎

围观官方砍票愤愤不平,最后楚哥还是登顶啦~祝贺!六一儿童节快乐大家吃吃粮~ @香芋冰淇淋 太太你点的文写惹!我的酸辣粉呢!
最后赞美我昙美貌!爱我昙!


   1,我永远得不到的你

    
    自他心口喷涌的血,在白皑之间落下了黝深且令人目眩的沟壑,在被新坠的雪花将痕迹覆盖之前,沉默着淌到半跪在地的男人的脚前。
    从未触碰过的他,从未得到过的...

和某个智障太太相爱相杀一年,填个问卷玩,卡带昙楚

 @吃橘子上火 太太答应我,一定要做个纯洁无污染爱护我的好橘啊,黑心橘没有市场!

[叶包]烦人的雨天

再度爱上冷cp,叶包可爱!!默默速撸一发

加了私设:叶神用了手机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前一刻还晴空万里,湛蓝的天边飘着几多悠然的云,叶修才低头进便利店买了一包烟,等到他叼着烟出来的时候,抬脚刚走出几步,鼻尖忽然多了湿润的触感。
    他微怔,抬眼向上望时,却有更多的水珠争先恐后地从天而降。少许咔嗒正中睫毛,溅起的一丁点小水花直直晕进眼里,让他不禁眨巴了几下眼,那时视线又下垂,一个定神,很好,才点燃没多久的烟头早已经瘪巴巴地失了神气,连冒点青烟出来的挣扎都不...

【速激dom/hobbs】雨夜

老板 @漂浮的菠萝君的约稿。速度与激情dom/hobbs同人。感谢老板!biu~


瓢泼的雨猝不及防地落下,将这座城市笼罩在昏黑的阴云里。雨水拼命冲刷着挡风玻璃,却在凝结成模糊的水幕之前被雨刷器扫得飞洒出去,被跑车飞速驶过带起的疾风刮到轮胎底下,撵成更加细碎的水沫。


真是个糟糕的天气。

或许他不该不听Mia的劝告,非要冒着当时还算凑合的小雨出来晃荡——只是,这样也好。Dom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被水淋得透亮的后视镜,果然在那上面看到了紧跟不舍的车灯,嘴角勾起了一点像是早有预料的笑意。

猛转方向盘,男人漫不经心的目光随...

[雪禅]煮雪赏梅


    梅花坞忽逢骤雨。

    只见积水后的土地湿润,简略搭起的青石板边缘透着冷意,一旁悄然滴落于落花后干枯枝节上的露水犹凝。剑雪无名坐于树下,本是闭目养神,妄想求得个清净,然风声渐起,还未消逝的花瓣落到脚前。他在这儿闭目听着,似乎能够听到的不仅是轻柔的风声。
    似有脚步声若即若离,踩过浅浅一层的水洼,向何处——向他处潇洒行来——

    继而,他从梦中惊醒。


    ——又是这个梦境...

狗崽同人小说本《拾光》二刷通贩

之前的本子终于二刷可以通贩啦~借用一下之前的本宣图

上次想买但是没买到的妹子可以戳下面的淘宝地址qwq么么哒


淘宝戳这里

[锤铁]最后的约会

翻夹子的时候翻到了曾经接的锤铁稿子,想想还是发出来吧。感谢老板不嫌弃我变得格外怪异的文风,love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临走之前,他特意借着光泽可鉴的金属看了自己一眼。


画面十分清晰,只是投射出的人影向两旁拉伸,便成了颇为扭曲的样子。幸好重点不是这个,粗略地打量,还是可以看清楚大概的模样。

衣装革履,气派非常,典型的斯塔克,即使头发花白满脸皱纹也不能弱下气势。某些地方似乎有点瑕疵,他挑起眉,拒绝了机器人的帮助,亲手将领结正到该在的位置。此外还想找出别的问题就困难了,可托尼·斯塔克没有...

[狗崽]月声

   给同学兼基友的生日贺文=w=一个甜饼,她的梗,灵感来源于妖怪封印里大天狗和鸦天狗的介绍~

   翎翎生日快乐,给你爱的狗崽


每晚、每晚都听得到一阵悠扬的笛声。


不知是从哪一日开始,本应当清寂的夜,总有意外降临。

妖狐最初睡得颇深,迷迷糊糊地,恍惚间就有断断续续的乐音钻进耳里,听不真切的时候就成了催眠曲,勾得他轻飘飘地坠入梦中。也不知那时梦到了什么,只发现,忽然间惊醒之时,外面传来的笛声恰巧终结。

他在被窝里愣了半晌,才后知后觉地踩着发凉的地...

风铃

狗崽除除草~just 一个温馨的片段


他盯着屋檐下的那片空白望了好几天,总觉得差了点什么。

可差了什么呢?他仰头思量,眉毛高高挑起,过了片刻总算是有了头绪。


应当挂个轻盈的东西,若有风吹到院子里来,就会响起叮铃叮铃的乐音,连带着吹得它也随风摇摆起来,可以让这向来少有动静的庭院多出点生机活力……风铃啊,就是风铃。


隔日他就去镇上的铺子里买了一个,经过了精挑细选,颜色和花纹都格外素淡。铃铛下边儿垂了一根细长的纸条,卖家说可以在纸条上书写对未来的冀望,或者写些寓意不错的句子也好,够诚心的话愿望就会实现。他摇摇扇子作感慨之态,小生...

1/5

© 飞墨化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